欢迎进入辰思影视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今天是
辰思影视
《追冰》续——“世界头号冰毒大王”原型事件精彩放送
辰思影视 /  2020-02-01 09:36:16

 相信对电影《追冰》持续关注的影迷朋友们,继上期相关内容的抢先揭幕之后,还意犹未尽。

刘招华当属“佛系三毒枭”中最有特点的人物,其经历也最吸引人。确实,他是个很难复制的传奇,甚至连警方也称呼他为天才并为他感到可惜。毕竟,他带来的冰毒“事业”对很多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,甚至改变了行业生态环境,包括化学化工界、制药界、学校等。

而谈及刘招华,不可不提的人便是他的“老大”,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此人便是陈炳锡——曾自诩为“世界头号冰毒大王”的潮汕人。

文末有看点~

01胆大内敛的陈炳锡

陈炳锡自幼丧父,只有他和一个哥哥与腿患疾病的母亲相依为命。由于家里穷,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,然后开始在家种田。

20世纪80年代初期,陈炳锡和同村的陈宝玉结了婚。陈宝玉比陈炳锡小5岁,颇有几分姿色,是当时村里年轻男子倾慕的对象。他们的穷苦生活持续了好几年,甚至因为怕以后养不起儿子,他们将第一个女儿送给了别人。

陈炳锡的发家主要是改革开放后他承包了村办企业斗笠厂和服装厂。在80年代中后期,随着当时普宁十大专业市场之一的服装专业市场的开办和兴旺,给他带来了相当的财富。

陈炳锡很早就成为一个有钱人,或许是贫困痛入骨髓,陈炳锡的财富欲望变得没有止境。90年代初的普宁,顺畅的物流渠道给毒品的流通提供了便利的条件,潮汕地区迅速成为国内毒品的重要集散地。作为一个极其精明的生意人陈炳锡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投入到毒品交易中。

但现在绝大部分村民对于陈炳锡的记忆,都是从赤水村福利会传出的“热心公益事业人士”的事迹中了解的。陈炳锡对于村里的公益事业投入估计近100万。修建学校陈炳锡一家出了30多万,修建陈氏祖祠,陈炳锡给了20万等等。

对于陈炳锡而言,乐善好施既是他隐藏罪行的一张面具,也是他寻求心理宽慰的一种方式,这种来自内心对菩萨、关公等的敬畏,更多的是来自于民间的一种传统。犹如,棺材店的老板不敢进寺庙求菩萨保佑他们的店生意兴隆,只能求菩萨保佑他们家平平安安一样的。

陈炳锡的虔诚,为他以后被抓埋下了伏笔。

02从毒品卖货郎到毒王

最开始的时候,陈炳锡的毒品生意主要是踩着单车贩卖海洛因,他手上的的海洛因是三手甚至5、6手的,这样贩毒,风险大且利润少得可怜。最初阶段陈炳锡毒品生意做得并不大,还说不上是个“大毒枭”。

幸好,潮汕地区文化相对团结且集体无意识的排外,宗族化倾向明显,所以使得陈 炳锡被举报的风险反而大大的降低。

很快,陈炳锡与同是普宁人的庄顺胜结拜为兄弟。 庄顺胜也干毒品的买卖,而且比陈炳锡还早而且更大。 与庄顺胜联手后,陈炳锡迅速的组建了一个完善的毒品渠道。 包括货源,钱的结算,以及销售渠道。 在建立起完善的渠道后,他与庄顺胜客气的分道杨飙各干各的,并相互扶持。

几年之后,陈炳锡成为普宁毒品市场的老大。 这跟普宁有很多海外侨民,以及很多地下钱庄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逐渐控制普宁毒品交易地下规则的陈炳锡,并不满足仅仅是个普宁毒王,他的胃口是当广东的毒王,乃至广东到港澳台,东南亚华人集聚区的毒王。

1998年,从福建福安潜逃的刘招华来到普宁,并办了一张假的当地身份证。“绝命毒师”刘招华通过关系,找上了“本土毒枭”陈炳锡。因为刘招华意识到,陈炳锡能弥补他的短板,即毒品销售渠道的问题。两人一拍即合,刘出技术陈出钱,在流沙开了一家冰毒厂,厂外则是村民的鱼塘。

在一个小车间内开动机器生产了几百公斤冰毒后,由于生产过程中产生了腐蚀性极强的污水并流入鱼塘,村民们养的鱼纷纷被毒死。

在当地拥有很大权威的“老人会”前来干涉,已是惊弓之鸟的刘招华担心事情暴露,于是匆匆北上,将设备转移到宁夏银川一个农药厂房内,陈刘二人指挥罗建光等“马仔”在1999年1月至10月的短短10个月内,生产出了至少12.36吨冰毒,并 分别运回广州和普宁进行销售。

03案发

1999年10月,刘招华暂停了毒品的生产。因为那个厂子的产能惊人,开足马力的话,一天一吨轻轻松松。按照刘招华的说法,期间他生产了大概有31吨冰毒,对于他这个厂子来说,产能不存在任何问题,关键是有没有能力把生产的冰毒安全地快速地卖出去。

而陈炳锡与刘招华合作以来,刘招华到手的钱是2700万元,其中1100万元的成本,其余的1600万元都是以利润分成形式给的。按照刘招华的估计,陈炳锡最少还差2亿要分给刘招华。

1999年11月3日晚,刘招华到了广州跟陈炳锡讨论分账与后续发展事宜。当天刘招华住在广州天河离暨大、师大不远的总统大酒店。陈炳锡答应好了对账的事情,刚准备聊,却又打麻将打到晚上12点。

打完麻将后,陈炳锡、罗建光、刘招华3个人开始对账。那么多冰毒一下子怎么能对得完?而这个时候,陈炳锡的“女朋友”使劲地打电话给陈炳锡催他过去happy。时间也很晚了,陈炳锡就说明天再对账。

11月4日11点半刘招华打电话给罗建光,因为平时10点半左右罗建光都会开宝马车来接刘招华,刘招华打了两次都没打通,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。于是他打电话给陈炳锡,陈炳锡告诉他罗建光出事了,让刘招华到边上的东海大酒店去。

在东海大酒店,陈炳锡给刘招华1万块钱现金。当时陈炳锡身上也就2万元,据说还是从“女朋友”那里要过来的。同时陈炳锡还给了刘招华2张电话卡,以及1张名片大小的硬纸片,上面写有他手上13张手机卡的号以及在背面写有1个符号和1组数字,背面的意思表示在香港某银行的账号,里面存着贩毒挣来的钱。双方约定,一旦有机会联系上再商量以后的事。

11月4日,也是刘招华和陈炳锡这一对老搭档在阳间的最后一次自由的会面,从此就各奔东西了……

04逃亡之路

案发消息很快传回普宁,陈炳锡一方面开始计划外逃,一方面将藏在普宁的1.28吨冰毒和1吨多毒品添加剂转移到流沙林青村村民张木全的家中。

1999年11月,陈炳锡和老婆先是从广西窜逃到越南,随后又溜往泰国。

早在1996年,陈炳锡将自己的两个儿子虚构成陈仁忠的“亲生儿子”,取得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资格,案发后,被带到香港居住。

但令陈炳锡没有想到的是,他因拜菩萨的习惯而暴露身份。

陈炳锡两口子在曼谷隐姓埋名躲躲藏藏的生活,多年来不能联系家人,包括他没有逃到香港的女儿以及非法移民到香港的儿子。为了保平安,他和陈宝玉经常一起去寺庙烧香拜佛。在其他场所他们都用化名,但在佛祖面前,陈炳锡留下的是真实姓名。

正所谓,菩萨不渡无缘之人,更不要说罪大恶极的大毒贩了。

这些签名给警方留下了最为关键的一条线索。在上千家寺庙中展开了艰难的排查,警方开始对曼谷的华人社区展开拉网式的排查,很快就发现了陈炳锡确切的藏匿地点,抓捕的大网在时隔四年之后再一次张开。

2003年11月4日,刚好距离案发1999年11月4日整整4年后,在泰国一家潮汕菜饭馆里,正在吃家乡菜的陈炳锡、陈宝玉被抓获。而陈炳锡在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时,曾狂妄地声称“我是世界头号冰毒大王!”

05伏法

2006年12月24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制造、贩卖、运输“冰毒”12.36吨、参与贩卖海洛因108.85千克、及偷越国境罪数罪并罚判处陈炳锡死刑。陈炳锡的妻子陈宝玉因犯制造毒品罪、偷越国境罪,被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1年半。

2009年1月9日,有“地下毒王”与“冰毒之王”之称的陈炳锡在广州被执行死刑。

有报道称,捉拿陈炳锡像是一部警匪片。基于此改编的新主旋律大片《追冰》,时隔30余年,正式启幕!

电影《追冰》聚焦人们在正义和情感之间的挣扎,着重体现了公安干警在执法时勇敢无畏的正面形象,讴歌那些保障人民幸福生活的幕后英雄们,他们值得我们的尊敬和爱戴,也值得我们在娱乐之时有所感悟。

电影《追冰》精彩看点

《追冰》改编自福建省公安机关2005年破获的特大毒品案件。该片将再现“爱国毒枭”刘招华、“世界头号冰毒大王”陈炳锡的荒谬言论,使观众对毒品有更直观和深刻的认识,具有极强的宣传教育意义。

敬请期待~

二维码
辰思影视有限公司 电话:400-097-9787 邮箱:csfilm@163.com 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怡山文化创意园 5 号楼 105
© 2015-2018 辰思影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 备案号:闽ICP备17017485号